澳门太阳城赌场

[原创]上帝般的母爱

发布时间:2016-5-6 来源:太阳城娱乐网站

[写在前面的话]

  今年的5月8日,是母亲节。爱妈妈,趁岁月正好。仅以此文(早年写给妈妈的习作),献给天下每一位孩子依恋的妈妈——母亲节快乐!

  愿爱、健康和美丽与您同在!



上帝般的母爱

  《母爱,就是上帝》,深深地感动了我。

  文中,母亲为了治好儿子的先天性斜颈,四方寻医问药,倾囊所有。专家会诊断言:连上帝也无可奈何,此乃不治之症。只小学文化的母亲,在一位老中医的帮助下,却自学了中医的针灸、按摩法,最终治愈了儿子的病!

  岁月的艰辛染白了母亲的双鬓,苍老了母亲的容颜,压弯了母亲的脊梁,而心爱的儿子从此可以骄傲地、端端正正地站在众人面前,潇洒、健康地沐浴在充满母爱的阳光里!

  这样的母亲又岂止一二。我的母亲,我那亲爱的妈妈,为了养育我们,又付出了多少艰辛。

  我们兄弟姐妹七人,能一个个潇洒而稳健地直面人生,母亲的辛劳不是额上的五线谱所能吟唱,满头的白发所能诠释的。

  自小,我的身子骨很弱,没少折磨妈妈。多病多灾,成了我孩提时代的主旋律。闲话时,妈妈至今仍会摸着我的头,长长地吐口气,轻轻地笑说着:这丫头是块金疙瘩,小时候,吃的药打的针可以上担挑哦!

  此言不虚。生下来刚满40天,便患上了急性脑膜炎。炎天暑热,三、四十度的高温下,妈妈常怀抱时而高烧不止,时而抽搐成一团,时而又直挺挺“死”去的我,四方求医问药。是上帝般的母爱,拼命地,竭尽全力地将我从死神的手里一次次地夺回!

  那时,大多是夜间突发高烧。无论妈妈白天多辛劳,无论是刮风下雨,还是大雪纷飞,母亲一点也不敢怠慢,赶紧抱往四公里以外的乡镇卫生所。一路上,母亲害怕女儿那纤弱的“魂魄”跟不上妈妈,总是一边跌跌撞撞深一脚浅一脚,一边轻轻地,长长地,含泪打颤地唤着我的乳名(听说,这样可以让孩儿的魂跟着母亲一起走,才不至于找不到回家的路,而走丢了)。有点迷信的妈妈深怕女儿“矮了火焰着魔”,总是一手把我紧拥在胸前,一手把我的一双小眼轻轻地捂上,生怕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而受到惊吓。

  去医院的途中,要经过一处坟墓较多的乱石岗,生性胆小的母亲白天经过那儿,也常常会一路小跑,吓出一身虚汗。而在我7岁以前的岁月里,为救女儿,不知道有多少回,妈妈常常风雨交加的深夜,独自穿行在这阴森控怖,鬼声啾啾的坟茔间!

  是上帝般的母爱改写了神话:同时期得此病的孩子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“脑膜炎后遗症”,成了废人。而她的小女儿因为救治及时,一切正常。

  我渐渐地长大了,成人了。这其间,母亲又有几多操心,几许关爱。

  求学之路,我走得曲曲折折,跌跌撞撞。

  记得那年,初中毕业的我,未能如父母所愿的顺利考取中专。“望女成凤”的爸爸,因一件小事出离愤怒,大动肝火。面对父亲的盛怒,一向开顺风船、被人娇宠惯了的我,在默默地咽下难言的泪水和沉默之后,绝望地走向河边的夕阳……是难以割舍的母爱唤回了女儿脆弱的生命。

  结婚前夜,妈妈红着眼来到宠婿的面前,牵过心爱的小女儿的手,轻轻地放到“半子”的手中,只交代了一句:“伢子喂,我家丫头胆子小,以后遇到多大的事,你都要缓一步,莫要吓着她呵!”

  丈夫郑重地点头:“不会的!放心吧,妈!”被丈夫那大手紧紧攥着的我,早已泪如涌泉。

  结婚那夜,一向深沉内敛笑不露齿的妈,竟孩子般地开怀。在我们那简易的婚礼晚会上,母亲竟第一次手握卡拉OK话筒,亮起那早已喑哑的歌喉,背靠着洁白的墙壁,深情地唱了两首喜气而祝福的黄梅小调!直唱得听者动容,直唱得小女儿一阵阵心酸和心疼!

  自去年不慎摔了一跤之后,妈妈的身体已一日不如一日。硬朗挺直的背驮了,饭量也太不如以前。而对儿女的牵念却一日胜过一日。

  前不久,我女儿跟随她爸去了遥远的京城。怕我孤单,一辈子离不开乡土不喜欢城里生活的妈,竟第一次自告奋勇地要求进城陪我。

  回家接妈妈那天,妈妈大病刚愈,身子骨很弱,连续坐一、二个小时都招架不住。我劝她在姐姐家多待段时间,等好点,再回来接她。她却孩子似地执拗,不放心我一人在家,非得伴我同回。真怕妈经受不住长途奔波。病弱的妈妈不知哪来的支撑力,在姐姐家连上二楼都得搀着的她,颠簸了五六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后,竟坚持着不让我搀扶,独自爬上了五楼!

  印度诗人泰戈尔在《贫者的报答》里,曾写下过深情的诗行——

  荒漠说:“你降下充沛的甘霖,

  我如何报答你的大恩大德?”

  雨云说:“我不需要报答,荒漠,

  只要你长出我赠送的绿色快乐。”

  妈妈,攀着您那日渐荒凉的躯干,沐浴着您那永不枯竭的雨露甘霖,您的儿女在那片原本荒漠的原野上,已引出了一条条甘美的小河,举起了一片片翠绿的浓荫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文/禾 子(刘嘉真) 图/网络]